<thead id="u9y8e"><option id="u9y8e"></option></thead>

      1. 新聞動態News Information

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> 新聞動態 > 行業動態 > 兩個發生非洲豬瘟疫情豬場緊急“拔牙清除”方案的效果對比分析

        新聞動態

        行業動態

        兩個發生非洲豬瘟疫情豬場緊急“拔牙清除”方案的效果對比分析
        發布時間:2019/4/26 9:47:56 點擊數:

        ASFV可以感染各年齡段的豬只,臨床上以發熱、急性出血性炎癥為主要癥狀,并且具有高發病率和高死亡率的特征[1]。非洲豬瘟病毒基因型眾多,不同毒株間毒力差異巨大,豬只感染后可根據臨床表現為特急性,急性,亞急性和慢性[2]。2018年8月,中國第一起非洲豬瘟疫情在沈陽發生。Zhou等人的研究表明,引發中國非洲豬瘟疫情的毒株屬基因Ⅱ型,與東歐毒株高度同源,屬于高毒力的毒株[3]。在已經報道的100多起疫情中,其中有58起疫情的發病豬死亡率達到50%以上,有34起疫情的發病豬死亡率達到100%。迄今為止,全國撲殺的生豬數量超過90萬頭,造成了十分重大的經濟損失,同時也深刻地影響了中國的養豬業[4-6]。

        一方面,由于缺乏有效的疫苗以及藥物控制非洲豬瘟病毒;另一方面,人們缺乏非洲豬瘟的防控經驗,導致豬場中一旦發現非洲豬瘟疫情便難以控制。在和非洲豬瘟病毒斗爭不到一年的時間里,一些規?;i場管理者通過總結防控經驗與教訓,提出了豬群定點清除技術用于豬場中非洲豬瘟病毒的防控,俗稱“拔牙清除”方案。筆者在田間技術服務的過程中,通過對比兩個真實發生的非洲豬瘟疫情豬場的“拔牙清除”方案效果,總結該方案成功的關鍵要點,為中國的防控非洲豬瘟的事業貢獻力量。

        一、 豬場背景

        1.1 C豬場:

        存欄基礎母豬7000頭,兩點式生產,兩個育肥區分布在種豬場周邊2-3km范圍,種豬場有1棟公豬站,14棟母豬舍(包括配種舍,定位欄和分娩舍)。a)周邊環境:豬場周邊3km有超過10個豬場,最近的一個豬場距離小于300m;

        b)母豬飼料類型:擁有自己的飼料加工廠,同時母豬群用粉料;

        c)人員流動:種豬場有本地工人,難以做到人員徹底的封場;

        d)車輛:沒有車輛洗消中心,但賣豬有車輛中轉;

        e)引種:最近半年沒有從外面種豬場引種。

        1.2 J豬場:

        存欄基礎母豬4500頭,單點連續生產,場內主要有一棟公豬站,一棟后備種豬,4棟母豬舍(每棟存欄母豬1100頭左右),都是高床飼養,地板糞污離養豬地板2m左右。a)周邊環境:豬場周邊三公里只有一個新建豬場,還沒開始進豬;

        b)母豬飼料類型:母豬群用全價顆粒料;

        c)人員流動:每棟豬舍都有員工宿舍,幾乎不交叉;

        d)車輛:沒有車輛洗消中心,賣豬有車輛中轉;

        e)引種:最近半年沒有從外面種豬場引種;

        f)實驗室檢測:老板自有屠宰場,配備有qPCR設備,可以做ASFV抗原的熒光定量PCR檢測。

        二、“拔牙清除”方案與效果

        C場臨床發病情況:2019年1月3號,在該場公豬站和第一棟母豬舍發現幾頭公豬和母豬發燒減料,病豬還有紅眼,嘔吐癥狀,藥物控制無效,發病幾天后病例呈逐步增加趨勢,1月8號送檢病豬血清確認ASFV陽性。

        b“拔牙清除”方案:將新發的發燒嘔吐,紅眼病母豬當天轉移,轉至離種種豬區約2km的育肥I區的獨立一棟豬舍,同時讓專人護理,3-4d后集中無害化處理發病母豬。人員封鎖不竄舍,豬群不移動。2月下旬,開始結合分區,檢測淘汰陽性豬只和使用中藥提高母豬群免疫力的綜合措施。

        c控制效果:到2019年春節前,15棟母豬舍還有2棟沒發病,臨床發病淘汰的母豬也只是集中在配種懷孕舍,分娩舍母豬及仔豬沒有影響,母豬發病數量也不足800頭。但是,由于春節期間人員不足,新發病母豬沒有及時移走,最后兩棟母豬舍也沒有保住,陸續發病,并且臨床發病數量與日遞增,局面難于控制。至4月份,豬場配懷舍母豬損失過半。到目前為止,仍然不斷有新發病例出現。

        dJ場臨床發病情況2019年3月10號-11號,母豬群普免乙腦疫苗。13號一線4頭懷孕早期母豬不吃料,1?號早上增加到8頭,都在同一條水料槽,馬上采血到自家屠宰場實驗室進行非洲豬瘟抗原檢測,下午確診ASFV抗原陽性。

        發病原因排查:①周邊區域感染壓力較大;

        ②一號線一對工人回家,3月4號晚上回場時,沒有洗澡直接到生產線宿舍;

        ③3月6號售賣淘汰母豬的過程中,其中4個飼養員一起將一頭癱瘓的母豬抬上車,之后飼養員并未進行洗澡更衣等措施直接回到豬舍。

        e“拔牙清除”方案:①3月14號,將發病的同一水槽的38頭母豬無害化處理。

        ②3月14號下午,每條生產線以通體料水槽為單位,每條料槽隨機采5頭母豬的血樣(采樣時每頭豬獨立用一條繩子,不同生產線各自派專人采樣,每一次采完一頭母豬都換手套),5合一檢測ASFV抗原,陽性的同排母豬無害化處理,以后每5d監測一次。

        ③每棟豬舍封鎖,同一棟豬舍對懷孕舍以料槽分小區,專用工具管理,人和豬都不隨意移動,盡量減少交叉傳播機會。

        f控制效果:①3月14號檢測結果顯示,一號線懷孕早期的另外6排母豬血清ASFV檢測有4陽性,懷孕后期的12排母豬血清ASFV有2份陽性,產房及配種舍,后備豬舍以及其他生產線的樣品都是陰性。說明病毒目前只在一號線的懷孕舍母豬。因此在3月15號,將懷孕早期所有230頭母豬及兩排80頭懷孕后期母豬無害化處理。

        ②3月19號,再次檢測結果,懷孕后期母豬又有6排母豬血清ASFV陽性,分娩舍斷奶轉往場外新場(收購了原來場外未進豬的新豬場)有一份ASFV陽性,以及后備生產線有3欄豬的血清陽性,當天將后備線360頭后備豬,200多頭懷孕后期母豬及斷奶轉走的約100頭斷奶母豬全部無害化處理。

        ③至截稿之日,J場已經有超過3周沒有新發病例和監測到陽性血清,雖然仍處于疫病危險期,豬場管理人員仍繼續封鎖和監測,直至豬群真正穩定。目前豬場母豬損失比例15%左右,其他豬群(包括一線2400多頭哺乳仔豬)均未受影響。

        三、討論與分析

        1)C場和J場的緊急“拔牙”方案的差異,主要在于有沒有借助實驗室監測工具,C場只對已表現臨床癥狀的病豬單個“拔牙”,實際上表現臨床癥狀的病豬早就存在排毒,這時候才單個“拔牙”為時已晚。而J場發病后,合理給豬群分區管理,并借助實驗室qPCR對全場豬群實施有效監測,及時發現陽性豬并果斷區域無害化處置,這才能有效“拔牙”。當然,依靠監測全血中ASFV陽性/陰性來“拔牙”也不是最佳選擇。因為相比于血液樣品,口腔液能更早檢出還沒有出現病毒血癥和表現臨床癥狀的帶毒豬[7]。

        2)J場比C場臨床上控制效果略有優勢,很大程度上在于臨床能否第一時間發現和對ASF做出確診。C場花了5d確診,J場有自己的快速診斷實驗室,能在當天及時確診,為疾病防控取得時間。實際上,在ASF廣泛流行當下,有條件的豬場最好能建立自己的快速診斷實驗室,當然,一線管理人員相關技術培訓非常重要,包括生物安全管理關鍵點,流行病學上(開始病程緩慢,藥物治療預后不良,逐步遞增惡化趨勢)和臨床上如何快速診斷ASF(關注懷孕早期老母豬,發燒紅眼嘔吐減料,后期敗血癥高的病死率等癥狀),其實J場的早期診斷已經拖后了2d了。

        3)綜合C場和J場的經驗,對于尚未發病的豬場能有那些啟發?a、實驗室ASFV抗原的監測,除了豬群之外,日常還要對于入場人員、內部轉運車和環境樣品進行檢測,建議每個大型豬場都建立自己的內部實驗室,不與外部的樣品有交叉,避免樣品及送樣人員之間的交叉污染從而攜帶病原入內。

        b、豬舍合理分區/小單元管理,有條件的場準備場外隔離安置點。

        c、提前準備無害化處理病豬的工具和物資;

        d、到處都是傳染源,無法切斷傳播途徑的疫病流行區域,通過一些中藥或功能性添加劑,提升豬群非特異性免疫力,減少易感動物,不愧是一種可嘗試的方法。

        參考文獻

        [1]李克斌.2018年(第27版)《OIE陸生動物衛生法典》之非洲豬瘟[J].獸醫導刊,2019(05):15-21.

        [2]Galindo I, Alonso C. African Swine Fever Virus: A Review[J].Viruses,2017,9(5):103-113.

        [3]Zhou XT, Li N, Luo YZ, et al. Emergence of African Swine Fever in China,2018[J].Transbound Emerg Dis,2018,65(6):1482-1484.

        [4]陳昌海,董永毅,開妍,等.江蘇省首例非洲豬瘟的現場診斷[J].中國動物檢疫,2018,35(9):5-8.

        [5]于志君,楚會萌,程凱慧.非洲豬瘟的流行現狀[J].傳染病信息,2019,32(01):73-75.

        [6]我國非洲豬瘟疫情仍呈點狀散發態勢[J].肉類工業,2019(02):59.

        [7]Guinat C, Reis A L, Netherton C L, et al. Dynamics of African swine fever virus shedding and excretion in domestic pigs infected by intramuscular inoculation and contact transmission[J]. Veterinary research,2014,45(1):93.



        狠狠色狠狠色综合日日91-337p日本欧洲亚洲大胆艺术96-国产一级a爱看片免费视-欧美黑人肉体狂欢交换大派对

        <thead id="u9y8e"><option id="u9y8e"></option></thead>